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服务 > 花房 >

yabo注册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组图)

作者:亚博   发布时间:2019-03-15 16:36   浏览:

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

 
 

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

 
 

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

 
 

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

 
 
 

花房小伙儿静待理想绽放

 


  吃饭吃快餐,看书要速读,微信要秒回……在这个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快的时代,你是否还有耐心静静守候一个理想,等待它慢慢成长,变为现实?在昌平区南邵镇姜屯村的花房里,两年前从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毕业的周铁吨已经和几万盆蝴蝶兰一起度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这座几乎与世隔绝的花房里,小周不急不躁地履行着自己的时间表。他参与研发的蝴蝶兰新品种已经获得了国际园林博览会金奖,但他仍然留在花房安心养花。按他的计划,8年后他将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卉公司。正因为怀着这样一个理想,漫长的8年时间似乎也不再难耐。这个种花的小伙子明白:生命的成长需要时间,理想也一样。

  百合花引发“花农”计划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想种花的。”瘦瘦的周铁吨有些腼腆,一点都不像他的名字。“中考之前我的理想是当会计,因为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工作,不脏又不累。”但是爸爸妈妈却建议他考北京昌平职业学校的城市园林专业。“我大伯是做园林设计的,爸爸妈妈觉得这个职业挺好。我想,父母肯定是为我好的,还是应该听他们的意见。”就这样,家在山东的周铁吨报考了昌平职业学校与山东合作的“1+2”培养项目,成了一名昌平职业学校的学生。

  完成了第一年在山东的课程之后,周铁吨来到了北京。“最开始差点辍学,因为一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和我一起从山东来北京的只有四个同学,当时觉得背井离乡太凄惨了,不想学下去了。”小周说,是昌平职业学校的老师们耐心劝说,鼓励他坚持了下来。“老师们说的对,已经学了一半,放弃太可惜。而且北京的机会比在老家多得多。”

  半年之后,实习开始了,周铁吨被分到林业局的实习基地做百合花种苗扩繁。“基地在山上,有120多个大棚,几十万百合花种球。我们的工作就是在组培室做百合种苗‘克隆’,把健壮的百合球茎切成小片,放到培养皿里,让它们长成新的植株。”

  几十万株百合,听起来浪漫至极,但其实周铁吨的工作却是单调乏味的。虽说穿着白大褂在无菌室里操作的样子很“高大上”,但是每天做130盒切片却让人手腕酸疼。更郁闷的是,因为要保证培养皿无菌,做切片的时候是不能说话的,所以即使是几名同学在同一间工作室里,也不能聊天解闷儿。

  然而在这样单调重复的工作中,周铁吨却发现了希望。“我慢慢了解到花卉市场的情形,我觉得随着大家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升,做花卉养殖和销售应该是个不错的产业。”百合开花的时候,周铁吨回到了学校,这时一颗关于未来的种子已经埋在了他的心里。他给自己定了个“十年计划”:毕业十年后,要开一家自己的花卉公司。

  实习基地花房“磨剑”

  回到昌平职业学校的时候正赶上学校要进行产学研项目开发,学校的种植基地准备培育蝴蝶兰,研究花卉新品种,周铁吨成了蝴蝶兰栽培种植的主力。

  “这两个花卉大棚就是我们亲手搭的,我带着两个学妹平整土地、消毒、搭苗床,用了整整一周时间,人都快累散架了。给大棚消毒的时候,光是生石灰就扛了四五十袋,一天下来人都变成灰白色的了。”周铁吨说,那是当“花农”以来最累的一周。

  职高的最后一年,周铁吨是在种植基地里度过的。“我觉得职高教育就应该这样,让学生在实践中学习,主要练的就是动手操作,如果只学书本上的理论,那毕业之后估计就找不到工作了。”

  因为工作踏实出色,周铁吨从学校毕业后就留在了园林系实习基地的花房,除了做蝴蝶兰杂交育种,还要进行种苗繁殖。“蝴蝶兰的生长环境温度最好控制在28至29摄氏度,湿度在65%至75%。花房24小时离不开人,尤其是催花的时候,夜间温度要控制在16至18摄氏度,每天晚上要起两次看温度计。所以我的工作是全年无休的。”为了照顾这些蝴蝶兰,毕业两年来,周铁吨一直住在花房的耳房里,他开玩笑说,这样正好省下了租房的钱。

  种花这项工作,听起来很美好,做起来却辛苦,周铁吨说:“最难忍受的应该是寂寞吧。”蝴蝶兰基地位于昌平区南邵镇姜屯村,具体位置连百度地图上都找不到,整个大棚只有周铁吨一个人,想找个人聊天几乎都是奢望。在QQ上与圈内朋友分享种花的经验成为打发时间的最佳方式。“每次把自己培育的新品种的照片发到网上,总能引起大家的围观和讨论,那时候很有成就感。”除了寂寞还有工作的繁琐:种苗扩繁的时候,要把几万株养在培养瓶里的小苗一棵一棵分离出来栽到盆里,一天至少要栽八九百盆。由于不同花期的种苗需要不同的生长环境,所以小苗生长期间还要倒苗,就是给成百上千个小花盆搬家,搬完一天花盆总是会腰酸腿疼。

  周铁吨最快乐的时候就是蝴蝶兰开放的时候。“临近春节,是蝴蝶兰最好看的时段,一根花茎上已经开了四五朵,其他的都是花骨朵。看着满棚的红花绿叶,心情都会开朗起来。”

  用六倍的耐心等待花开

  满棚盛开的鲜花并不是周铁吨最大的成就,研发出独一无二的蝴蝶兰品种才是他的过人之处。

  “你看这棵是不是很奇特。”周铁吨从苗圃里挑出一株正在盛开的蝴蝶兰,橘色的花瓣让它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这种颜色的花从来没出现过。我们给它起名叫‘昌平精英’。”这是周铁吨亲手培育出来的。

  “每次杂交育种都会培育几十万株花苗,其中能有一株各方面指标都出色,被市场接受就算很不错了。”周铁吨说,育种的结果永远无法预测,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一株蝴蝶兰从育种到抽出花苞要等18个月,而花期大约是3个月,两者比例是6比1。“你需要花六倍的耐心才能体会到花开的喜悦。”

  “杂交的种苗可不像扩繁的苗那么整齐,出来的苗有大有小,就跟小孩生出来各有不同一样,胖瘦高矮都有区别。但是你不能因为有的苗长得瘦弱就把它扔了,因为你不知道它今后的表现会是怎样的。像这株‘昌平精英’,它的苗并不算壮实,但它开花的时候,我在几万盆花里一眼就看出它颜色不同,立刻把它挑了出来。”

  现在,周铁吨在给“昌平精英”做生长记录:花茎有多大,花期有多长,一个花序有多少花苞,每朵花开放时间会间隔几天……等这些记录全部完成,就可以对它进行“克隆”繁殖,将来这种橘色的蝴蝶兰就可以走入寻常百姓家了。

  去年,周铁吨参与研发的“昌平天使”、“昌平爵士”、“昌平拼搏”等9个蝴蝶兰品种通过了英国皇家园艺协会新品种国际认证。“昌平天使”还在第九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上荣获金奖,创立了昌平农业科技自主品牌。

  但这些荣誉并没有让周铁吨萌发“跳槽”的想法。“我知道如果到城里去找个花艺师的工作,可能比现在赚得多,但是我不想离开花卉基地。”

  这个小伙子有自己明确的未来规划:“我计划毕业十年后开自己的公司,现在还有八年时间。这段时间我需要准备的是技术、资金、人脉和对市场的了解。在学校的实习基地,我可以更好地学习技术,老师们随时可以给我指导。”周铁吨说,除了蝴蝶兰的育种,现在他已经学会了竹芋、瓢唇兰、一品红和凤梨等中高档花卉的培育方法。

  “植物的生长有自己的周期,比如进行一个新品种的研发,前前后后加起来需要四年的时间,这个行业不能急。”


  现在,周铁吨最盼望的是国内对花卉“知识产权”的保护规定快点出台。“国内对花卉新品种的产权保护几乎为零,一个新品种一上市,用不了多久就有人克隆了你的产品去卖,完全不管你之前花费四年时间研发的辛苦。”周铁吨希望在他的公司开张的时候,“花卉产权”已经不是问题。

  本报记者 李莉 J063

  人物

  档案

  姓名:周铁吨

  毕业学校:

  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

  毕业时间:

  2011年

  工作单位:

  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园林系实训基地